English  |  中文  Tel:4008800231

新闻动态

方法城市:成为全球深科技产业进化之城

本文作者
曹虎 | 科特勒咨询集团全球合伙人,中国区总裁
米尔顿·科特勒 | 科特勒咨询集团创始人,全球总裁

经济学的一些基本假设是值得怀疑的。稀缺是经济学基本假设之一,经济学认为资源是稀缺的,所以我们才要优化配置资源,才有供给曲线。但是,实际情况是地球的物质资源几十亿年来不增不减,但是人类的财富和生活已经极为丰富,在物质并没增多的前提下,是什么驱动了增长?什么是真正稀缺的? 答案是:深度科技(Deep Tech)!

是深度科技把几十亿年都没有价值的"沙子"变成了今天的十分珍贵的"半导体材料",是深度科技把有害的"大肠杆菌"变成了今天效率最高的"合成化合物工厂",是深度科技把普洒世界的阳光变成了永不枯竭的"光能"……什么是深度科技?我们的定义是:真实世界需求驱动的以基础科学突破为依托的解决产业问题的科技体系!

我们把深度科技分为平台型科技和专用型科技:

  • 平台型科技:往往是划时代的通用技术,它的出现会按照"创新扩散曲线"改变众多行业。比如18世纪的蒸汽机,19世纪的电力,20世纪的互联网,21世纪的人工智能和基因测序等
  • 专用型科技:指某一行业的特定技术,比如今天的合成生物学技术,化合物半导体技术,无人驾驶汽车的软硬件数据深度融合技术等

△ 未来12个重要的被颠覆行业

如今中国正在进行新旧动能转换,新经济的核心驱动力是新技术。全球各国和地区对以深度科技为代表的新技术的合作和竞争已经进入白热化的状态。那么基于深度科技的地理分布和产业链分布的差异,中国的城市、高新区、科技企业和投资机构该如何参与全球科技竞争呢?基于科特勒咨询集团在全球的科技产业咨询经验和深度科技商业转化实践,我们有如下观察和建议。

(一)全球八个深度科技集群和科技创新链条的重构

世界深度科技的分布是环大西洋和环太平洋展开的,这和过去五年《麻省理工科技评论》的"十大创新技术"公司的分布是一致的。科特勒咨询集团(KMG)在2016年针对人工智能、基因测序、合成生物学、医疗技术、新材料以及下一代计算一共六个领域的深度技术和顶级人才进行了统计。

我们发现,美国太平洋沿线汇集了全球化化合物半导体的科技专利和创业公司的32%,美国西海岸已经是世界级的基因测序(NGS)和合成生物学产业集群了,接近一半全球相关专利和顶级人才汇聚于此。

而在全球人工智的专利和数学顶级人才中有超过40%的都在泛大西洋沿岸:美国波士顿,英国和法国,其中法国的数学技术和英国的无人驾驶车底层技术和后量子时代的"格密码"技术领先于全球,有最好的专家和最贵的人才(2018年牛津大学人工智能博士生毕业起薪百万英镑)。

当我们聚焦医疗技术的时候,我们发现从大西洋沿岸到德国黑森林地区,欧洲的七大"医谷"的涵盖了2017年全球医疗技术和器械申报近50%。

根据深度科技和深度科技人才的集群化程度,我们确定了八个"世界深度科技集群",这些集群占据了全球6大新兴技术专利和应用科研转化数量约75%以上。


△ 全球深度科技版图

但故事并没有结束,如果我们在这个"全球深度科技版图"加上一层"产业地图"就会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产业中心和技术中心的分离!

很多行业都出现了这个状况,美国原始创新研发丰富而大规模产业化和商业应用却发生在中国,比如无线充电产业,化合物半导体产业,新能源车产业,下一代显示产业等等。深度科技的价值实现往往是跨区域的,深度科技的市场价值创造需要不同的市场环境和产业生态。

【案例一】

美国MIT有全球最顶尖的光学材料技术和人才,在新型光学材料领域有很多专利,但是当MIT的教授创业做量子点光学材料的时候,他们碰到了问题:美国没有公司有能力制作该材料而且该材料的客户都不在美国!整个大屏幕显示产业已经几乎被亚洲企业垄断,制造技术和终端客户!

因此,这家MIT的创业公司最终把总部设置在了中国,贴近客户的应用研发、生产、营销全部在中国,而基础研发留在MIT。

【案例二】

美国OX公司由世界无线信号处理领域的最顶尖科学家创建,基于其专列"时间回溯(TR)"技术可以实现在室内精度达到1毫米的无线精准定位。该技术十分强大,用两根Wi-Fi天线就可以实现室内监控呼吸、心跳、路径等神奇功能,这项技术在安防、健康、智能交通、物流、智能制造、汽车、智能家居等领域有十分广阔的前景!

0-0.5的科学和技术的突破之后,这家公司花了六年时间来解决他们面临0.5-1的挑战:
1、杀手级应用是什么?什么样的场景需要如此高的精度?
2、如何获得大量真实世界数据来训练这个"无线智能"进化得更智能?
3、什么样的客户可以支付如此高的费用?
4、如何批量降低成本?否则无法大规模商用。
5、商业模式模式的困惑:是做高通模式(专利授权)?英特尔模式(核心芯片)?IBM模式(解决方案)?Uber模式(运营收费)?

以上的问题在美国无法获得很好地解决,这家公司需要大量实验使用场景,需要在真实世界中定义产品,需要供应链协作、需要产品化团队、需要技术驱动的新模式创新……中国的示范市场和供应链是他们的不二选择!

在我们进行全球科技产业战略咨询和科技投资的过程中看到这种例子有很多,深度科技的地理分布和科技产业的地理分布并不总是重合的,这是全球流动性增加和全球化分工的一个必然结果。其根本原因在于在亚洲特别是中国市场需求高端化和传统科技发达国际制造业能力虚无化为背景下,需求驱动的深度科技的产业化大规模向中国转移!

(二)中国在全球科技产业中的新角色:高端需求引领全球深度科技产业发展

知识到财富转化过程一直在演变:从知识创造端到需求实现端,全球深度科技创新链条一直在演变过程中。

三百年前,知识创造稀缺但是需求巨大。而现在则是知识创造端呈现爆炸性增长,而全球需求端增长缓慢,甚至有美国经济学家提出"需求已死"的观点。以前深度科技创新链各个环节的工作需要不同的创新组织完成,而现在一个创新组织就能承担深度科技创新链的全部工作环节(苹果公司和华为公司)。这使得需求作用能够直达科技创新链源头,并导致需求端在深度科技创新链的重要性日益增加。

中国需求端日趋高级化,正在成为全球科技产业的"应用中心":经过三十年经济发展,中国(特别是深圳、上海、杭州)对技术产品的需求逐步进化到足以拉动新一轮通用性技术(人工智能,基因测序,新能源等)大规模的应用创新。中国对新型技术产品需求的高级化和多元化已经超越发达国家,这在电动汽车,人工智能,移动互联网领域已经得到验证。

中国供应链和市场创新能力领先全球,正在成为科技产业的"赋能中心":如果我们把创新科技(深度科技)看成是0-1的过程的话,我们可以进一步细分为两个阶段:

  • 0-0.5的创新阶段:科学发现、原创技术、知识产权、概念验证原型机
  • 0.5-1的创新阶段:组建模块规格、工程样机、产品定义、扩初设计、系统整合、原始世界制造、代工生产、市场营销等

在目前的全球分工中美国和欧洲在很多行业0-0.5阶段占有比较优势,而中国在大多数行业中的特长是在0.5-1的阶段。因此,这也是上文中量子点公司、无线充电公司和精准定位公司需要进入中国的根本性原因。

中国正在吸引全球八大科技创新节点资源的汇聚:中国有深圳、上海、武汉、郑州、杭州、成都、苏州等这样的产业配套完备性和个性化定制能力极强的城市,这些城市在国际科技创新链中的作用日益凸显。

最近五年,仅仅深圳一个城市就吸引了近3000多个来自波士顿,牛津,硅谷,慕尼黑,特拉维夫等国际级科技公司和人才到深圳创办企业或者设立卓越中心、孵化器,而且这在中国城市中并非绝无仅有的现象,这一现象背后的逻辑说明中国从最早的全球低成本加工中心,再到世界增值制造工厂,到今天中国正在成为全球科技产业中心。中国在国际科技创新格局中角色的重要变化为我们带来了无限机遇。作为企业和政府需要更大的规划和载体将中国的优势放大,实现国际范围内新一轮创新资源的聚合。


△ 中国创新企业分布图

(三)中国城市如何行动:成为"方法城市",建立国际深度科技社会实验区和海外深度科技创新中心

"方法城市"(means city)原指的是一个城市具备很多创意人才和文化生态,从而能够赋能来这里的创意阶层和产业空前发展。我们这里借用这个概念来描述一个城市,它具备深度科技发展和产业化的要素条件,包括:政府明晰的战略规划和领导力,完备的供应链,科技产业基础设施,规管环境,人才,包容创新和失败的社会心理环境等。目前全球有40个中心城市群,那里有全世界18%的人口却产生了全球85%的创新。这是目前的40个方法之城。


中国一些城市具备成为"方法城市"的基本条件,其核心是利用产业生态优势演绎好市场需求带动的故事,从根本上提升和改变中国城市在国际创新格局中的旧有角色,实现从制造者到重要创造者的角色转变。中国的领先城市成为"方法城市"需要构架两个关键平台:海外深度科技创新中心和国际深度技术实验区。

2016年10月份本文作者之一曹虎先生在深圳给李克强总理汇报了海外深度科技创新中心和国际深度技术实验区的核心思路:通过人大立法,在特定区域设立以深度科技创新为主要内容的实验区,利用中国城市在需求端的特殊优势构建国际新技术、新产品的体验中心,重点解决国际范围颠覆式创新产品的社会实验瓶颈,进而带动深度科技和人才围绕试验区的大规模聚集,使技术试验区成为国际融合协同创新的重要平台,聚合全球创新资源,实现打造国际化"方法城市"的战略目标。


△ 科特勒中国区总裁曹虎先生给李克强总理介绍深度科技社会实验区项目

国际深度科技社会实验区

目前,颠覆式创新产品(如无人驾驶汽车、机器人、新一代计算,超材料,肿瘤免疫治疗,合成生物产业等)要实现大规模应用,都需要一个真实的社会实验场景,以形成相应的社会管理规范和法规体系,同时利用需求端反馈完善产品,一些生命健康技术也需要小范围社会实验改进技术、实现应用。

这些工作在传统科技发达国家完成颇有困难,中国的领先城市可以建立这样一个产业创新示范和实验区。2016年,我们科特勒集团与招商局集团漳州公司及其它伙伴共同发起的厦门湾"无人驾驶汽车新技术社会实验室"获得了来自有无人汽车行业斯坦福之称的美国密西根大学Mcity及其近60个会员车企(包括福特,百度,SR,谷歌)积极响应,足以说明需求所在。


△ 城市级无人驾驶社会实验区项目构成

海外深度科技创新中心

如我们前文所讲,深度科技的创新集中在八个"深度科技集群",这些集群占据了全球六大新兴技术专利和应用科研转化数量的75%以上。我们如果要想获得深度科技和顶级人才,我们就必须深入这些集群,在这些集群中设立"海外深度科技创新中心",让这些顶尖人才不用离开本地就可以参与中国产业链的创新,加速阶段再进入中国落地。

这些离岸创新中心将扮演"研究院+孵化器"的角色,下载大脑,就近转化人才!中国科协、深圳市、北京市、郑州市等已经率先行动,2017年深圳市出台系列政策支持建设"十大海外创新中心",包括科特勒咨询集团联合在美国发起的"波士顿海外创新中心"。

上海张江、北京中关村、南京江北新区也纷纷在海外关键创新节点城市设立创新中心,主要分布于美国硅谷、波士顿,英国伦敦、牛津,以色列特拉维夫,德国柏林,瑞典斯德哥尔摩等地。2019年郑州高新区也即将在英国,以色列,美国、德国、日本设立创新中心和招商情报大脑网络。


△ 波士顿剑桥创新中心分布图

【案例】

麻省理工大大学(MIT)作为全球最顶尖的理工科大学一向注重基础研究并以解决实际问题为导向,麻省理工的多元交叉的院系设置和学科设置充分体现了解决产业问题的良苦用心。每年美国高校科技创业"有效比率"(拿到A轮投资并出产品)约为20%,而麻省理工却达到了50%之多! 我们在波士顿剑桥设立的创新中心包含三个分布式的设施:共享商务中心、湿实验室、干实验室。该中心以每年60个深度科技项目的获取和孵化速度验证了以上数据。

无论建设国际深度科技社会试验区,还是设立海外深度科技创新中心,都涉及对跨学科、跨领域的深度科技项目的专业评估、落地可行性分析、在当地被信任的专业团队、商业模式等;对中国地方政府和高新技术开发区而言,更需要结合地区经济发展和产业优势,制定区域深度科技发展战略,再相应锁定海外对标合作地区和合作机构。

各位亲爱的读者,大量的研究和成功案例已经证明:真正推动社会和人类进步的是永不停步的"变革和创新"。科学技术是人类文明的瑰宝,也是人类不断求新求变的一部万年史诗!我们生活在一个大时代中,每一代人都需要新的革命!正如哈罗德罗森堡在《死于荒野》中说道:"一个时代的人们,不是担负起属于他们时代的变革重担,便是在它的重压之下死于荒野"。

首页>